在线投稿 返回校网威尼斯官方网站

蒲树霖董事长观看我校“歌?剧?美?影”毕业季展演话剧《一个和八个》演出

来源: 戏剧影视学院 2017-04-20 浏览量:1441

由我校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学院举办的“歌  ? 剧 ? 美 ? 影”毕业季展演活动于日前拉开帷幕,4月18-19日晚7:00,由表演一班同学们出演的话剧《一个和八个》在活动中心东张小剧场上演。我校董事长、华夏视听环球传媒集团总裁蒲树霖,顾问马近平,副校长盛飞,以及部分艺术剧团和影视公司代表、校内外师生观看了演出。此前,我校校长、党委书记高福安出席了“歌 ? 剧 ? 美 ? 影”毕业季展演的开幕式。



剧作梗概

抗日战争期间,原八路军指导员王金(笔杆子)因任务执行失败而被关押,与之同在一个监狱的是五个土匪(大胡子、粗眉毛、赵爷、小镰刀、小栓子),两个逃兵(刘宝、溜号)和一个汉奸(王六),他们在八路军遭伏击的混乱中逃跑,误打误撞进入黑树林,并从“一个和八个”的对立走向彼此间的灵魂救赎。


 


“难道让我一个人决定那个女孩的生死吗!”

——笔杆子


我们总是大无畏的谈生论死,可却无法认清自己,在面临抉择的时候无所适从。那么,良知和责任,究竟应该选择哪一个?

我们不知道,笔杆子也不知道。与小女孩对视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后不再有党派之分与明争暗斗,有的只是出于人性本身的对于生命的怜惜和敬畏。


 


“在这个时代,让他们背负着罪恶死去,难道不是对人的凌辱和玷污吗!”

——笔杆子


《一个和八个》中笔杆子无疑是组织之外的一个独立的存在,八个人各自有着人性的丑恶之处,大胡子残忍,逃兵懦弱,粗眉毛狡猾等等。而笔杆子则如同上帝俯瞰蜉蝣般对八个人的苟且嗤之以鼻,他从戏剧的开始就站在人性的至高点,帮助八个苟延残喘的灵魂获得重生。


  


“可我觉得痛苦。”

“那是你自视太高,自寻烦恼。”

——笔杆子与赵爷


笔杆子与赵爷同样是有思想的人,只是赵爷已经看穿了人的生命,看穿了这个时代,笔杆子更像是赵爷的过去,他还有太多不甘,太多的对于命运的不可接受,太多对于人性光辉的期待,可正是这种不忘初心让笔杆子成了本剧沉郁的氛围中的一点希望的火苗,然后是否将笔杆子交给日本人的问题摆在眼前,八个人的动摇如同火苗般扑朔。人的良知是否能抵抗时代与命运的悲哀呢,现场观众陷入深思。


  

 


“这是天意,不遭报应!”

——众声


众人劝粗眉毛去捆笔杆子时说那是天意,可一句“这是天意,不遭报应”是否就真的心安理得,是否就真能完成彼此间的心灵救赎。在生与死的主题中,八个人不再迂回于生死本身,而是徘徊于“是像蝼蚁一样苟且的生存还是像人一样庄严的死去”这个沉重的灵魂拷问中。


  


“我的良心早没了,可我不能向他下手,因为在他眼里,我还是个人,咱还是个人啊!”

——粗眉毛


八个人的残暴与丑恶其实都是那段烽火岁月留在他们身上的疮疤,硝烟与厮杀可以蒙人心智,却不能剥夺疲于活命的国民作为一个人的底线,笔杆子对八个人的感化告诉观者,八路军并不只是奋战前线,用血肉之躯保家卫国,更用永怀希望的信念挑起了民族的脊梁。


  


“月光洒在人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月亮孤独,可是人,最孤独!”

——笔杆子


与命运周旋的人注定是孤独的,在剥皮吸髓的时代里恪守良知注定是孤独的,从笔杆子一开始一个人面对小女孩的生死,到最后一个人在泥潭里让众人踩过,他用一个人的生命扛起一众人的尊严,如人一般活着,也如人一般死去,这,是一种信仰。


  


■ 后记

故事的结局,是一个和八个大写的“人”,笔杆子去追随部队,八个人也重拾人性本初的良知。为人者,生而不为枉度,死而不失气节。为国者,存而不思殆业,亡而不因荒淫。“咱们今天打鬼子为了什么,把日本旗子拔下,把中国旗子插上,不当亡国奴,杀!!!”


  


(责任编辑:张凯)

(作者:文| 褚洪纬 图| 张璐 王冠一 许昊天)

分享: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威尼斯官方网站新闻中心 xcb@cucn.edu.cn

相关新闻

热门标签

学校要闻 教学科研 学风建设 招生信息 就业创业 对外合作 国际交流 社会服务 校园文化 学术讲座 人物访谈 专题总览 后勤保障 获奖喜讯 校友动态 时评文章 行业前沿 高教改革 推荐阅读 媒体报道

一周热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